酒逢知己千杯少,钓友不分中与美

2017-12-18 22:26:21      来源:互联网

原标题:酒逢知己千杯少,钓友不分中与美

酒逢知己千杯少,钓友不分中与美

去了美国加州的娱乐中心好莱坞环球影城,除了感受了各种高科技娱乐设备外,电影类场景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大白鲨”。当我们的游览车穿过一个码头时,一条“大白鲨”就从水底突然冒出,张开血腥大嘴,仿佛要把我们这一群游客吃掉。

过后,我朋友说,要是能去钓鲨鱼,那该有多好呀。我俩年纪不大,但都是有着十几年钓龄的钓鱼迷。我马上打电话给我的老同学亨利,他8年前来美国读MBA,就一直没有回国,因为工作性质,他认识很多当地的老美,并且他提起过之前曾和老美们一起出海钓过鱼。

电话接通了,听了我的请求后,他说他的一位美国朋友最近正好买了一艘1978年的快艇,并且自己翻了新,上次还约他一起去钓鱼,但一直没成行。他说他去问问这位老美朋友。3分钟后,亨利来电说,老美一听说我们是中国来的钓友,一口就答应了,说要和我们上船分享大家钓鱼的经验和趣事呢!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钓友不分中与美啊⋯⋯

3天后,2007年7月19日,早上7时。加州一年据说只有一两个月下雨,其他时间永远都是阳光明媚,所以加州的橙子是那么出名。加州的经济据说是富可敌国,在世界排名里,这一个州就是排名第五。同学和我一早起来,带上了昨晚准备好的防晒油、外套、食品与水和他的秘密武器——防止晕船的手表式电波器。海上的太阳很大,人在海上,不但会被太阳光直射,而且紫外线还会被海水反射到人身上,如果不搽防晒油,是很容易晒伤的。

到了亨利家,看到他正在忙着搬东西。船是被钩在他的4.0排量的SUV车后,美国朋友约翰也在场。他把几条冷藏的金枪鱼(吞拿鱼)装在保鲜箱搬上了车,可能是用来喂鲨鱼的。见面介绍后,我们立即帮他将钓具拿到船上。

坐上约翰的车,我们到来了亨廷顿海边,这是在洛杉矶以西的一个海湾。停车场停的车大部分都是有船拖的,看来有相当一部分美国人爱好钓鱼,有自己的船或摩托艇等。停车费5美元,停下车后,我们就将船慢慢拖下水中。这时约翰同我说,他去买钓鱼执照。

在美国,钓鱼执照是钓鱼许可的凭证。因为可供钓鱼的地方大部分都是公共场所,比方说各种小溪、湖泊、海洋等,是政府在维护自然,所以买钓鱼执照就是一方面交钱给政府去维护钓鱼环境,另一方面就是依照相关法规去钓鱼。比方说要爱护环境,多小的鱼不可以带回家,一次可以带几条鱼回家,法律还是有规定可不可以带鱼或带多少鱼回家的,为了生态平衡。

一方面也是提升环保意识,促进钓鱼良性发展。约翰是有一年有效期的钓鱼执照的,但为了我们,就特地去附近的商店买了两张一天有效的钓鱼执照。买回后,我看到约翰将自己的钓鱼执照挂在胸口,我们赶忙也戴上。

美国人还是很规矩的,因为在后面的钓鱼过程中,我们并未见到有人过来查我们是否有买或有戴钓鱼执照。

出海前约翰的朋友铁恩也来了,他是来做船长约翰的助手的。因为约翰主要是开船和找到鱼群及教我们怎么钓,铁恩就帮忙准备。因为我们对海钓不是那么熟,而且这次是去钓鲨鱼,心想如果鲨鱼太大,还有这位大个子铁恩可以帮忙了。

我看到有人在海岸边钓鱼,也看到有人用独木舟或三四人的小船在钓鱼,还有更大的游艇或帆船或摩托艇,真是一片水上运动的场景。我知道出海钓大鱼是要买些活饵,果然我们靠近了卖活饵的水上平台,买了一大桶。另付了5美元的小费(在美国付小费是一种尊敬,所以千万不要给硬币)。在装这些小鱼的过程中,有几条小鱼掉到了平台上,船家养的那些捕鱼的水鸟就抢着将鱼叼到网中。

速度快起来了,因为船离开了近岸区。今天虽是晴天,但多云,海风吹来,有点冷,我将外套穿上,船长说我们先得找到小鱼群,把这些小鱼磨碎去钓鲨鱼。一路中,我们谈起了中国和美国的钓鱼方式。在美国,钓鱼更是一种体育运动。约翰说自己不是职业选手,但是太喜爱钓鱼了,所以去年买了这艘艇,感受“逃离”陆地体会大自然人与海的搏击。《老人与海》主要是钓鱼设备不足,全靠人的信心与毅力。现代人设备优良,有时反而会缺乏信心和毅力了。

开了快一个小时,船停了,约翰的鱼群探测器告诉他有小鱼群。约翰的驾驶室有两个高科技设备,一个是海底地形勘探仪,一个就是鱼探测器。于是要我们抛投,钩是带钩的很小的假饵,有5只钩。所以我们抛投之后,就要不停地收线,那些小鱼就会追那个像小虾或小鱼仔一样的假饵,一咬就上钩,其他鱼还是不停地追来咬,这样一提就是三五条。

这样我们不停地抛,一般都会钓到三五条,慢慢地就一条也没钓到了。船长说鱼群已散开,我们就继续往前,再多钓些小鱼。铁恩说今天钓到的这些小鱼个头很大,而且能钓到这么多已是很难得了,心想今天运气应不错,因为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嘛。于是我们又往前约半海哩,这里的鱼好像更多了。糟糕!我有两只钩被鱼咬断了,剩下3只钩都是鱼。来不及换钩了,3只也不错,多抛几次也一样。这一次停下船,我们各钓了约20条。船长也很满意,说今天你们表现很好,在有限的时间内钓到了最多的鱼且个个都挺大的。我们心里一阵爽,因为我们知道好戏在后头。看来美国的海先派小鱼来迎接我们了,随后应有大鱼,我们得做好准备。

船载着我们两个充满信心的东方人和两个像东方人一样热情好客的美国人,在太平洋上又行进了半个小时,船长不是很确定这片水域有鲨鱼,但他确定是有大鱼。大鱼有很多种,有剑鱼、金枪鱼、鬼头鱼,也有海豚和一些海狮。但是这次我们出海的主要目的是钓鲨鱼,我们所有的准备也是为了去钓鲨鱼。

我以前在墨西哥钓过金枪鱼,我知道钓鲨鱼和钓金枪鱼在钓法上是不同的。我戴着钓鱼眼镜从青蓝的海面抬头望向天空,太阳像要穿破连接成一片的云层。海面的上方盘旋着一些海鸟,但这时候我感觉到海面出奇的静。好像武打小说中的情景一样,无风,异常的安静,暗藏杀气。我们等待着。这时铁恩说好像看到了鲨鱼在两百米外,我又上到船顶拿望远镜看,除了一些海鸟外,什么也看不到。这时船长停好船下来,将我们钓到的活鱼放到他的特制鱼碎机中,几条鱼被压碎,海面出现血与碎鱼肉。

铁恩在一旁将另外买的活饵也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抛入海中。这时船长放下鱼碎机,将活饵装到大鱼钩上。两支钓竿的钩换成很大的钩,脑线也是钢丝线。一个是Okuma的横向轮,一个是Okuma的椭圆形齿的纺车式卷线器(就是国内海竿配的渔轮,不过是大号的,金属的)。海面上好像有些风了,铁恩这时在学船长去用鱼碎机压更多的小鱼入海。船长在抛下一支竿,我朋友在抛另外一支竿。我在旁观看,铁恩也接过我朋友手上的竿抛出去,收回来,又抛出去时他突然说“oh,I got it!”(哦,我钓到了!)他把钓竿给了我,我一定要将它钓上来。

我感觉确实有点沉,突然,船长也说它还吃到我这支竿的饵了,我的朋友接过竿,便成了我们两个人在拉同一条鲨鱼。我的朋友在大声喊叫,这次他更加兴奋了。而且这时候我们已经看到了鲨鱼,船长说这种鲨鱼叫Mako,是较常见的一种。我们花了15分钟就将鲨鱼拖到了船边,是条约100磅重的鲨鱼。拉到船边时,我们看到了其凶锐的牙齿和大口(可以装下一个人)。我们开始欢呼了,我的朋友是农民出身的,大喊:“农民钓到鲨鱼了!我代表中国九亿农民来了。”他一兴奋就爱说代表农民之类的话。船长说危险,让我们放了算了。我们两个东方人看到鲨鱼就想起了鱼翅,怎么舍得放了。这是我们一生第一次钓到的鲨鱼啊,带回去吃了它,至少也要和它拍照呀。

船长再次问我们要不要带回去,我们回答说如果可以带回去的话,我们想带这条回去。他说好,请我们让开些,他就用他的套绳方法将鲨鱼套挂在船边,这样暂时它不会跑不会死。这条鲨鱼也是太饿了,竟然吃了一支竿的饵还要吃另一支竿的饵,以这种方式来让我们一起钓上来,只怪你太贪吃了。我以为船长会开船走,但他说不急,应该还会有鲨鱼来。他于是又在抛投竿,再次压碎一些鱼投入海中。半小时,船长说又中了,问我要不要体验一下,我说好。

哇!这次好重!我要一提竿再马上转动渔轮,再不停地转动渔轮收线,但这时我的线又被它拉出去几米,我再次提竿收线,它又拉出去几米。我感觉手有点吃力,竿顶在腹部有点痛,没有来得及戴上钓鱼腰带(上面有钓竿座)。我就顶在皮带上,船长说这一条应有150磅重,我吃了一惊,不过根据钓上一条的经验,感觉鲨鱼没有金枪鱼那么吃力,金枪鱼二十几磅但反抗力大,相当于一条150磅的鲨鱼。Okuma的渔轮非常顺滑有力,我手上这个不是横向轮是纺车式卷线器,但却能去搏击这条150磅的鲨鱼。

我确实有点累了,这条鲨鱼在快到船边时突然狡猾地往船底下钻。船尾下部是发动机,千万不能让它损坏了发动机,否则我们就要等海上警察来接我们上岸了。船长告诉我将竿偏向外侧,这条鲨鱼被拉到了船外侧。好大的家伙!但我终于也钓到你了。这一次我们响应船长放生,因为我们已经进入了体育运动钓鱼的状态,有没有鱼在船上,根本就不重要了。我的朋友在拿我的手机打电话通知全世界:我们钓到了两条鲨鱼了!

船长开着船慢慢离开,不远处,我看到了一群群在水中嬉戏的海豚。我们正沉浸在快乐的喜悦中,船又停下,船长下来说,再抛投试试。不到10分钟的收线放线,一条漂亮的十几磅重的小蓝鲨鱼上钩了。蓝鲨不同于之前钓到的两条Mako鲨,它是蓝色而不是灰色的,很可爱。船长将它提了上来,给我们拍照留影。放掉这条可爱的小蓝鲨后,跟着又有一支钓竿上鱼,是一条约120磅重的蓝鲨。谢谢美国,给我们钓到了鲨鱼!我,船长和我朋友开始喝饮料庆祝,才想起我们没有吃中午饭,虽然我们带了足够的食物和水。因为中午12时半到1时半是涨潮的时间,这段时间我们都在忙着准备钓一条鲨鱼,接下来不到半小时就是一条。快乐的话还没说完,铁恩又通知我们,又一条鲨鱼上钩了。天啊,第五条鲨鱼,不过看起来不到100磅。铁恩很快就拿到船边又放了。

说实在的,我们两个东方人累了也过足了钓鲨瘾了。两位老美看起来一点也不累,问我们还要不要钓。我们满载而归。老美说之前有次钓鱼,但是另外几个人上船后,同样的船长,同样的地点,就是一条鱼也找不到。钓鱼要看潮水和冷暖洋流再加上一些运气,看来我们这次美国之行的运气真还不差。

在返回的一个多小时的海程中,船长给那条鲨鱼进行了“斩首”行动。否则会很危险。我们相继拍了照后,铁恩就将它进行了解剖和分解,装入带冰的冷藏柜,带回朋友家分享。

晚上自然就是鲨鱼宴。我们采用了煎蒸的方法,大家都不知道鲨鱼肉营养和味道怎样,所以大家都不敢多吃。我还被建议吃了一块深灰黑色的鲨鱼皮。后来上网才知道鲨鱼肉并不好吃,其皮可能有毒。心想:“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我说鲨鱼不亚于吞拿鱼(金枪鱼)的味道。但是我们真不知道怎么处置鲨鱼鳍,也就是鱼翅所在的位置。美国人大都不吃鱼翅,何况是新鲜的鱼翅。

上网后才知道要将鲨鱼鳍做成市场上的鱼翅是很麻烦的,不但要花时间去晒,还听说被苍蝇吃过后会更好。并且全世界的鲨鱼越来越少,因为主要是中国人爱吃。这个时候,心里有点后悔,愧疚不该因为要炫耀因为要好吃,将这条才100磅的鲨鱼带回家。这也是我要和国内钓友要分享的重要心得:让我们在从大自然中得到乐趣的同时,也多做点爱护大自然的事情,这样我们的下一代才也能体会到我们今天的乐趣!

酒逢知己千杯少,钓友不分中与美

酒逢知己千杯少,钓友不分中与美

本文链接:http://www.baifenbai.org/typd/41318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