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2017-12-18 22:25:49      来源:互联网

原标题:【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导读

中国每个朝代的灭亡都离不开金融危机,金融安全关系到国计民生,缺乏监管的金融市场危机四伏。清朝民国国民时期由于政府及其腐化,货币市场极其混乱,民怨积重难返,最终都被历史车轮碾为齑粉。

大 清 国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清朝政府闭关锁国,与世界科技脱轨,终被列强的坚船利炮打开国门,不得已开展洋务运动,以夷制夷。科技被迫学习之时,资本市场也堂而皇之走进这个古老的国度。而对外资开放的清朝,就发生过5次波及经济政治全局的金融危机,当这些危机蔓延并开始发酵开来,最终结束了中国的千年帝制。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1、两场战争带来的风潮

1866年,因为美国南北战争、太平天国战争的结束,导致上海金融动荡。在美国南北战争期间,世界棉花供小于求,每磅棉花由2便士飙升到7便士,棉业投机成风,华北棉花也成为外国商人追逐的对象。这期间就有4家英国银行的分行在上海和香港设立分行,它们分别是:汇川银行、利华银行、利升银行和利生银行。这些银行在经营国际汇兑业务和外汇投机中,斩获颇丰,股票市价大幅上涨。利华银行面值10镑的股票,市价就高达25镑。但是随着美国内战结束,棉花供应趋于正常,棉价猛跌;除了国际棉价走低之外,一些中国奸商总在棉花中掺水后再打包,借此增重牟利,英商船上的棉花过了赤道之后全部腐朽发霉,于是汉口、上海棉花滞销,棉价进一步下跌。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1864年6月1日,湘军攻陷天京,太平天国战争结束。上海的难民大批还乡,上海租界人口迅速回跌,原先兴盛一时的房地产受到很大冲击,大批房屋空置,出现大批烂尾楼,地价暴跌,房租下降,许多开发商破产了;与房地产配套的相关产业:船坞、煤气厂、砖窑以及锯木厂等纷纷倒闭。最终,在沪外商银行遭受灾难性打击,11家银行中6家倒闭,许多棉花商、地产商、建筑商也一蹶不振,有的甚至自杀。

2、1883年:倒账风潮

“倒账”是中国传统金融用语,指的是钱庄、票号、银号等金融机构放出去的账(贷款)收不回来。因“倒账”而蒙受损失,俗话说“吃倒账”。

1880年至1883年,上海掀起投资工业的高潮,工矿企业股票高涨,吸引了大批投机资金,1882年9月,股市很牛,熊市也在酝酿之中。投资者把炒高的股票相互抵押,各商家、钱庄都收入大批股票。1883年年初,临近年关,银根趋紧,众多丝商被困。这时,中法战争就要爆发,外国银行和山西票号从钱庄收回短期钱款,个人储户也纷纷提现,钱庄逼账犹如倒账,许多人乘机抛售股票,股价无资金承接而大跌,引发了新的倒账和抛售,股市崩盘了,1883年年初,著名的金嘉记丝栈倒闭,亏欠40家钱庄合计56万元之巨,牵连这40家钱庄倒闭;胡雪岩的阜康雪记银号破产,亏损了1000万两银子,最后也倒闭;上海滩最大的地产商徐润,因法国军队威胁进攻上海,导致房地产泡沫破裂而破产,损失340万两白银,波及22家钱庄倒闭。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1883年年初,上海有78家钱庄,到了年底只剩下了10家。一般商品无不跌价30%至50%,所有房子都难脱手,贸易全面停顿。

3、1897年:贴票风潮

“贴票”是中国近代钱庄发行的一种凭证,类似于今天的“定期存折”。其首创者是潮州商帮在上海开设的“协和”钱庄,它的规定是:凡以现金98元存入者,付给庄票一张,半月后可收现金百元,这是中国最早的贴票。贴票初期的利率在20%左右,以后高至50%、60%。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1897年,甲午战争结束后的第三年,当时贩卖鸦片获利丰厚,市面缺乏白银。鸦片商便以高利息向钱庄借款,钱庄生意一时间红红火火,白银供不应求。有些钱庄不按常规经营,利用“贴票”办法,出高利息吸收社会存款,再以高利息放贷给商人。不少奸商乘机浑水摸鱼,开设假钱庄吸收存款,滥发贴票,其实他们的钱庄毫无资金,滥发贷款,其贴票到期又无法兑现支付现银,而且其他钱庄也因为高息揽存,无法持久,最终导致一个月中数十家钱庄倒闭。

4、1910年:橡胶股票风潮

20世纪初,随着欧美汽车业的发展,国际橡胶市场十分红火,橡胶供不应求,国际橡胶价格大涨。不少人看到投资橡胶有利,纷纷在南洋成立橡胶种植公司。此时,上海也出现了许多真真假假的橡胶公司,它们在上海积极发行股票。如1903年,英国人麦边在上海组建了一家蓝格志拓殖公司,说该公司在南洋种橡胶树、采石油、伐木材,赚了大钱,以诱骗中国人买该公司的股票。该公司的股价也一路走高,100荷兰盾(约合中国银60两)面额的股票,市价竟被抬至1000两。

面对高额利润的诱惑,大批人参与到橡胶股票的击鼓传花游戏中,钱庄、票号也参与其中。因为橡胶价格高得离谱,美国等国家下令限制橡胶的使用,国际橡胶价格下跌,橡胶股票的泡沫破裂了。1910年7月,正元、兆康、谦余三个钱庄倒闭,引发上海金融业的倒闭风潮。10月8日,随着上海源丰润银号及其在各城市分号的倒闭并亏损公私银款达2000余万两,金融危机迅速传播到全国主要商埠,如宁波、福州、天津、北京、武汉、北京、广州。各地市面银根紧缺,大批钱庄相继牵连破产倒闭,终于引发了第二波倒闭风潮。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此次风潮中又有川汉铁路公司股款被亏350万两白银。盛宣怀担任邮传部尚书后,要求将铁路收归国有,拒绝赔偿川汉铁路被亏的350万两银子的路款,同时将存留路款以发给股票的形式还给川汉铁路公司股东,这对股东们无疑是一重大打击。邮传部既将铁路收归国有,又夺走股款,四川人民誓不同意,成立了保路同志会,掀起了保路运动,四川大乱。湖北新军调入四川镇压,武昌空虚,武昌起义爆发,大清帝国土崩瓦解。孙中山曾说:“若没有四川保路同志会的起义,武昌革命或者要迟一年半载。”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5、1911年:钱庄倒闭风潮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全国各地纷纷响应,政局动荡,银根紧缺。结交官吏、与清政府关系密切的山西票号,存款被大量提取,放款却无法收回,进而发生严重的支付危机,14家信誉卓著的票号在几年内全部停业清理。在辛亥年,上海一共有42家钱庄倒闭,晋商、徽商的钱庄、票号也在此时退出了历史舞台。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上述五次金融灾难打击了一批充满活力、对近代企业怀有兴趣的民族资本家,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中国民族工业屡遭挫折。上述金融风潮的发生,暴露出许多问题,如清政府的昏庸无能、对金融市场缺乏监管,社会信用机制的缺失,外国资本的贪婪与阴险,民间金融组织的羸弱与幼稚,国人的急功近利与跟风,等等。

北洋军阀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清朝光绪二十四年间(公元1898年6月11日—9月21日)光绪皇帝亲自领导,进行政治体制的变革,希望中国走上君主立宪的现代化道路。无奈变法受到清朝廷内保守势力(尤其是慈禧太后)的反对,戊戌六君子被杀,导致流产。1906年(光绪三十二年)12月5日,清末立宪派开始结成组织推动君主立宪。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君主立宪制又称立宪君主制,是相对于君主独裁制的一种国家体制。君主立宪制是在保留君主制的前提下,通过立宪,树立人民主权,限制君主权力、实现事实上的共和政体。君主立宪制限制了古代的帝王独裁,变成了“王在议会,王在法下。”的主流观点。现代的英国就是例子,王室贵族仍被人民尊敬爱戴,与各党派共同参政,真正意义上的还权于民。

1905年,清政府曾派五大臣出国“考察政治”,1907年9月宣布“预备仿行宪政”。1911年(宣统三年)5月清政府组成皇族内阁,彻底暴露了集权皇室的阴谋;令有心改革之士大失所望,转而同情革命,也敲响了亡清的丧钟。随后各地起义,孙文革命党人借助袁世凯及各派系的力量一举推翻清廷。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1912年2月15日,袁世凯取得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一职,3月10 日在北京就职,又逼南京临时政府迁往北京,这标志着民国史上北洋政府统治的开始。

1、1915-1917年 "京钞风潮"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北洋军阀统治开始后,各省均可发行可兑现的银行券作为筹款办法,但由于缺乏兑换准备,故信用低下,币值日跌。当时北洋军阀筹款主要由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发行可兑现的银行券。1915年袁世凯要恢复帝制,又加云南起义后军费大增,就强迫动用这两行的现银准备,遂使国库空虚,引起商民争兑。1916年5月12日, 北洋政府下令中、交二行钞票停止兑现,出现市面骚动,物价上涨,现银绝迹。一般商界怕承担损失,纷纷拒收京钞,而银行对北洋政府的垫款却日渐增多。5月份停兑时,京钞流通及存款数合计2600万元,10月达4600万元, 1917年12 月增到9700万元。于是京钞币值迅速下跌,一般常在7-9折之间。但这次通货膨胀风潮只限于京、津地区。后来中、交二行通过供款和发行公债,用了六、七年时间陆续收回京钞,才稳定住币值。

2、1921“信交风潮”

1921年12月间 上海“信交风潮” 爆发,使产业证券市场再次跌入低谷。1921年的年底,上海就爆发了一次滥设交易所、信托公司和买卖股票引发的金融风潮。这次滥设交易所,是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和上海华商证券交易所成立后经营状况较好,从而使得部分人以为成立证券交易所是赚钱的捷径而进行投机引发的金融风潮。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到1921年,中国的交易所数量高达200多家,竟然位居世界第一。也就在这一年,严重违背中国经济发展实际的交易所投机神话破灭,很多交易所在设置之后,根本无法进行交易,交易所无活可干,市场终于给予投机者以严酷惩罚。交易所股价一泻千里,交易所纷纷倒闭。200多家交易所经历风暴存活下来的只有区区6家,而信托公司也仅剩2家。当然连带着的便是投机者纷纷破产,跳楼自杀成为当时惨痛的场景。由此,中国股市又进入一个长达10余年的惨淡境地。是年 26家山西票号从1912年起陆续倒闭,到1921年残存者已只有5家。

3、1921-22年铜元危机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保定于民国10年(1921)初,每银一元兑铜元不过150枚,而于10年春,因有大宗铜元自汉口、长春运至,故兑价异常跌落,竟达每银一元兑317.70枚。而沪上铜元兑价,一年之内,已由1500文增至1800文,人民困难日甚一日。铜元狂跌首先使工薪劳动者困苦异常,如北京的工人,进款多半是铜元,往往在数年之中每天的铜元工资是一样,但实际上工资能买的东西日益减少。有时他们的铜元工资增高了,但银元换铜元的数目渐渐增加,不久竟超过工资的增加。农村的雇工,一般也以铜元为佣值,他们的进款和购买力都须受兑价的支配,因此,生活的困苦日益加深。对于佃农,因为租价随银价增涨不已,困苦之状,已达极点。即使是中小商人,因以银元进货,铜元零售,货物增价不但不能获利,而反受其损,也蒙受了铜元跌价的痛苦。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4、蒋介石炒股妙招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1916年,为了筹措革命经费,孙中山派助理写了一份申请书交给“北洋政府”,申请在上海创设证券物品交易所,经营证券、花纱、金银、杂粮、皮毛等,资金总额定为当时国币500万元。500万元是多少钱呢?这么说吧,当时50元能买一头牛,500万元能买10万头牛。当时的北洋政府仍然处于强势中,当然不会同意孙中山的要求,孙中山也没有再继续争取但是,当时的蒋介石却对此事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尽管彼时他只是张静江等人的一个小伙计,并没有表现出特殊的经营才能。一战期间(1914-1918)上海的出口贸易极其红火,很多海上商人都发了大财,国内外资本云聚上海滩。但是在战后,各参战国都搞贸易壁垒,上海的出口量锐减,大量热钱无处安放,自然而然地流向了刚刚萌芽的资本市场。在当时,只要你交得起手续费,不管是各租界,江苏省政府,上海市政府,随便哪家都可以发执照给个体法人开办证券交易所。

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1920年2月1日宣告成立,蒋介石、陈果夫、戴季陶等人成了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的创办人,也是经纪人,牌号是“茂新号”。由于交易所设在商贾云集的上海,又是中国第一家,因此,一时成为投机者的乐园,起初交易营业额很好。

1)初尝甜头

交易所股票称为本所股,也加入证券市场买卖。开始时每股价格在30元左右,到1920年春季已飙升至每股50多元。等《物品交易所条例》颁布后,本所股市价已到80元,至年终时每股涨到120元。蒋介石等人初尝甜头,乐不思蜀。蒋介石把儿子蒋经国送进了上海非常贵的贵族小学,再者,兜里塞满钞票,在名利场混的青年委员长,少年得意之下,胡吃海嫖。

蒋介石日记中是这样记录这段日子的:

1月14日:“晚,外出游荡,身分不知堕落于何地!”

1月15日:“晚归,又起邪念,何窒欲之难也!”

1月18日:“我之好名贪色,以一澹字药之。”

5月12日:“余之性情,迩来又渐趋轻薄矣。奈何弗戒!”

9月10日:“见姝心动,又怕自馁,这种心理可怜可笑。此时若不立志树业,放弃一切私欲,将何以为人哉!”

9月24日:“欲立品,先戒色;欲除病,先戒欲。色欲不戒,未有能立德、立智、立体者也。避之犹恐不及,奈何有意寻访也!”

9月25日:“日日言远色,不特心中有妓,且使目中有妓,是果何为耶?”

2)难逃厄运

此番炒股所赚的钱,一部分作为革命党人的活动经费,资助孙中山的护法革命,还经常寄钱给革命烈士的遗孤;一部分被蒋介石、陈果夫等人在上海挥霍掉了。陈果夫资助其弟陈立夫留学的资金,蒋介石纳姚冶诚为妾以及后来和陈洁如结婚的费用,大多出自于此。

但是,很快交易所的一些人认为股票价格已达到饱和点,不能再有所发展了。于是,一场分裂势不可免,很多交易所创办者纷纷撤资,调整投资方向。蒋介石、戴季陶、张静江这几个人当然不服气,他们手头握有每股120元市价的4万股股票,现在撤出?怎么可能。1921年初,交易所股每股市价已由120元抬高至160元,到年终时竟涨到每股200多元,真是疯狂。蒋介石非常高兴,暗笑出走者不识时务。

然而,物极必反,交易所数量越来越多,光怪陆离,问题百出,已完全失去了“平准市价”的作用,终于酿成1921年的信交风潮,许多交易所纷纷倒闭。上海交易所也不例外,拖延到1922年2月,就被宣告“死刑”,大量股票一旦变为废纸,交易所的大富翁骤然变为穷光蛋,蒋介石自然难逃厄运。

3)孙中山、黄金荣出面摆平债务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最后,蒋介石的资金赔完,身上已无家资,甚至连蒋经国的学费都无法负担,曾经想过自杀。据《蒋介石与现代中国》中记载蒋介石炒股在经历了大赚与崩盘之后,其亏损大约为20万银元。蒋介石的债主在向他追讨欠款时,孙中山帮忙还了一部分。

不过主要部分是青帮大哥黄金荣出面摆平的。据黄金荣说,蒋介石的50多位债主看在他的面子上自愿将债务一笔勾销。至于到底这个面子是怎样看的,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自此后蒋介石就拜在黄金荣门下做了“徒弟”,这次经历是改变了蒋介石的一生。

蒋介石自己也承认那段时期自己的奢侈,在1920年岁末时,他发现全年花费已达七八千元,于是在日记中写道:“奢侈无度,游堕日增,而品学一无进步,所谓勤、廉、谦、谨四者,毫不注意实行,道德一落千丈,不可救药矣!”在证券交易所的这段不平常的日子里,蒋介石与陈果夫的友谊和感情又深了一层。陈果夫和戴季陶、张静江等人此后也是国民政府的核心。后来由于孙中山来电,要求奔赴广东执行新的革命任务,蒋介石去了广东,谁也没想到,他在广东如鱼得水,最终成了黄埔军校的校长,以及中华民国大总统。

国民政府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1925年中国国民党在广州成立国民革命政府,并且由蒋介石领军,当时人们生活水深火热,各路豪杰于是纷纷响应,随蒋北伐北洋政府,但同时北洋政府持续运作。直到1928年张学良同意加入国民政府之后才正式结束。

1、法币经济危机

1935年11月4日, 国民党政府为摆脱美国白银政策引起的白银上涨给采用银本位制的中国带来的严重影响,因而实行法币改革,决定由中央银行等垄断纸币发行、白银国有化、法币盯住英镑和美元,即全面回归信用货币制度。 规定由中央、中国、交通三银行(后又加中国农民银行)发行的钞票为法币;禁止白银流通;将白银收归国有;法币汇价为一元等于英镑一先令二便士。法币是一种以外汇为本位的货币制度,它借助无限制买卖英镑来维持币值,后来又投靠美元,从而打上了深刻的殖民地货币制度的烙印。法币于1939年进入恶性通货膨胀阶段。1939年以后,国民政府统治区工农业生产缩小了,粮食生产普遍下降。四川粮食1940年减为常年的六成八,当年粮价大涨,自8月至12月上涨三倍,至第二年7月,上涨七倍半。农产品的减少必然影响到以农产品为原料的工业品的减少,1940年起棉花就减产,1942年棉花比上年又减产20%, 因此,1940年起棉纱就开始涨价,1940年2月至3月上涨了一倍之多。国民政府一贯依靠美英,在战前,不但工业品以及一部分工业原料不能完全自给,就是农产品也须仰仗国外的接济。从武汉失守开始到太平洋战争爆发时为止,物资输入减少,因此,“多种器材顿感缺乏,……影响整个生产力降低,驯至生产停顿”。国民政府统治区工农业生产的衰退,使投入流通的商品大大减少,商品流通所需要的货币需要量相应降低,而国民政府的军政开支反而迅速增大,财政赤字也相应增大。同时,沦陷区的法币开始回流,解放区开始发行自己的货币,所有这些都使法币的流通地区大大缩小。加之,人民群众为减少法币贬值所带来的损失,迅速推出法币,又大大加速了流通的速度。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从1946年3月开始,国民政府开始大量抛售美元和黄金,来掩盖恶性通货膨胀。从1946年3月至7月美钞市价由2022元上涨为2519元,约上涨25%,黄金市价由159万元上涨至193万元,约上涨21%,黄金外汇市价上涨是比较慢的。但是由于伪法币发行迅速增加,同期物价仍然上涨,特别是白米每担由27000元上涨至57000元,上涨了111%。国民政府的黄金和外汇消耗得很快,从1946年3月至11月就消耗了外汇45560万美元,而从1946年3月至1947年2月,中央银行抛售的黄金大体上为351万两。从此,国民政府就再也不敢放手抛售外汇黄金了,而外汇黄金的黑市价格上涨就开始加速。美钞1946年 8月为2909元,1947年2月为12657元,上涨3倍多,黄金同期由203万元上涨至611万元,上涨2倍左右,开始追上了物价上涨的速度。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国民政府发动内战以后,法币的恶性通货膨胀开始加剧,并于1947年2月进入崩溃阶段。1947年2月至12月,黄金上涨13倍多,美钞上涨11倍多,物价上涨7倍多。1948年8个月,黄金上涨62倍多,美钞上涨78倍,物价上涨58倍,这种上涨的速度,已远远超过任何时期。在法币改革前,1934年底全国主要银行发行的兑换券总计约5.6亿元。到1936年1月,即法币改革后2个月,已增至7.8亿,此后更是猛增,至1948年8月21日已达6636946亿。与此同时,物价上涨得更快,如以1937年6月重庆物价指数为1,1948年8月21日上涨至1551000。而上海物价比重庆更高,如以1937 年6 月为1 , 则1948 年8 月21 日为4927000。当时有人说,战前能买一头牛,这时只能买1/3包火柴。抗日战争八年期间,法币发行增加394.84倍,上海物价上涨345.99倍 (根据1945年8月物价计算)。国民政府内战期间,伪法币发行三年就增加1206倍,物价上涨14000倍,远远超过抗日战争时期通货膨胀的速度。

1945年东北及湖南、河南、江西、山东、浙江、福建、山西、广东、安徽、广西等省灾民达一千九百万人。1946和1947南方大饥荒:两年间仅粤桂湘三省就饿死了1750万人。在湖南,1946年4-7月,饥荒遍及全省。饥民们始则挖草根、剥树皮为食,继以“观音土”充饥。截至8月,湖南饥荒祸及400万人,仅衡阳地区就饿死9万余人。         

2、1948-1949年 金圆券经济危机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金圆券是国民党政府继法币之后发行的一种纸币,始于1948年8 月20日,停于1949年7月3日,历时仅十月余,是中国历史上贬值速度空前的货币。由于金圆券是法币通货膨胀的继续和发展,因此,在短短几个月内就达到了总崩溃,与国民政府军事的政治的财政的经济的总崩溃形成互相推动、互相影响的局面。金圆券发行期间,发行增加了65万倍,而黄金市价上涨了130余万倍,美钞市价上涨了130万倍,批发物价指数上涨了120余万倍。由于金圆券的发行迅速增加,由1948年8月20日的2亿元增加到同年11月9日的19亿元,到1948年10月就开始崩溃。1948年10月2日起,上海首先发生抢购风潮。市民“见物即买,尽量将金圆券花去,深恐一夜之间,币值大跌致受损失”。南京路一带的著名绸布号和河南路的呢绒店“开门后潮涌而入,满架货物,倾刻搬空”,“小菜场上鲜鱼绝迹,菜蔬又贵又少”,“食油抢购一空”。这个抢购风潮迅速蔓延到天津、北平、汉口、南昌、昆明、苏州、杭州、镇江、芜湖、无锡、扬州、合肥、福州、厦门、台北、兰州等地。天津“百分之九十九的货架都空空如也”;北平“米麦粮食店早已十室九空”。后来发展为全国规模的抢米风潮。“上海抢米风潮,一天达二十七处之多。抢购的范围已扩展到一切可供充饥的食物”。“米荒使整个上海的各种机构陷于瘫痪之中”。商店的货物“卖掉了,向厂中补不进货,因为厂里也补不进原料”。工厂因为补不进原料,纷纷宣告停工,最后形成的已经不仅仅是金圆券崩溃的局面,而是整个经济崩溃的局面。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金圆券原定限额发行,但不到3个月,即1948 年11 月底已发行33.94亿。于是宣布取消限额,此后发行额直线上升,到1949年4月上海解放前夕,已达51612.40亿。与此同时,金圆券面额从一元一直发到五十万、一百万。物价也一日数涨。上海当时一商店曾一日改换商品标价达16次之多。各地发生抢购风潮,暗地则以银元交易。1948年8 月到1949年5 月,金圆券的发行增长了307124. 3 倍, 同期上海物价上涨了6441361.5倍。金圆券仅发行9个月,就变成了废纸,这在世界货币史上是罕见的。国民党政府12年中发行法币和金圆券,从全国人民手中掠夺去了150亿银元。随着金圆券的垮台,国民党也就被中国人民解放军赶出了大陆。

3、潜伏的经济间谍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也许有人会问国民党为什么会制定这么愚蠢的经济政策,活该亡党。我认为里边定有对手的潜伏者。此人正是经济学家冀朝鼎,并且他一直被国民党重用。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陈立夫对于冀朝鼎在内战期间的作为充满愤怒。他在回忆录中说,抗战期间就知道冀朝鼎和共产党有关系,但是孔祥熙和后来任行政院长的宋子文都很信任冀。陈立夫负责的中统曾告知孔祥熙,冀朝鼎是共产党。一天凌晨2点,孔祥熙把冀朝鼎叫到住处当面质问,冀朝鼎从容应答:“老伯,我跟随您这么多年,您看我像不像共产党。”孔祥熙沉吟许久,说:“我看不像。”陈立夫认为,宋子文一直国外,“中文程度差,平日均用英文。冀朝鼎这个人英文不错,可能投其所好。孔、宋两人都因冀很能干,结果冀为共产党在我方财政方针任设计工作。他专门替孔、宋出坏主意,都是损害国家和损害政府信用的坏主意”。他举例说,抗战结束后,冀建议宋子文主政的财政部提出以200元伪币兑换1元法币。结果国民政府尽收沦陷区的财富,却尽失人心。

陈立夫认为,这些政策是“经过中央会议决定的,竟把我们赶出大陆了。因为那时老百姓对我们失望极了,心想换一个政府看看,或许还有希望,这种心理就帮助了共产党成功。”后来国民政府发行黄金储蓄券,因财力紧张,宋子文就提出按六折还本。陈立夫一再反对,并提出用第二期增发来全额赎回第一期。“但蒋公太相信宋了,他总认为宋是财经专家。”宋说没有其他办法就没有其他办法,“从此乃使政府融信用扫地”。后来国民政府又发行过美元储蓄券,到期后应以美元赎回,宋子文却不予兑现。根据陈立夫讲述,“这都是冀朝鼎替宋出的坏主意”。陈立夫将内战时期国民政府控制通胀失利归罪于冀朝鼎,但他没有提到,冀朝鼎对国民政府金融政策的建议,正是因为切合了执政者的心态才得以施行。

抗战胜利后,民族资本家们纷纷要求拿回被日伪侵占的实业资产,但国民政府以大兴国营事业之名,将接收的庞大敌伪资产改组为一系列全国性或区域性的工业垄断组织,如中国纺织建设公司、中国石油公司等等。官僚资本以国营面目得以形成垄断。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宋子文控制的中国纺织建设公司,接收了112个纺织行业企业;孔祥熙则控制了中国粮食工业公司,几乎完全垄断了粮食市场和面粉市场。著名民族资本家荣德生上书国民政府:“日本纱厂接收后,全部改成国营,亦是与民争利,以后民营纱厂恐更将不易为也。”荣德生一语中的,“与民争利”,切中要害。这样,过去由江浙财阀支持的国民政府,一跃而控制国家全部资产的近90%。南京不仅通过战争整合了地方政府和军队,也终于有实力从经济角度去统一割据。

到国民政府统治末期,冀朝鼎参与了号称世界最大币改的金圆券改革。按照设计,国民政府用金圆券强制收兑法币、特别是金银及外币。“与民争利”达到了疯狂的地步。著名美国学者费正清后来分析说,当时最反共的城市上层中产阶级,手中剩下的少许余财被束缚在金圆券上,平民百姓对国民党事业的最后一点支持,也同金圆券一样化为乌有。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30年代开始从事秘密工作的中共中央调查部部长罗青长之子、军事专家罗援,曾对冀朝鼎评价:冀朝鼎在40年代初受命回国,他建议国民党政府发行金圆券,使其爆发了更为严重的经济危机,导致经济崩溃,加速了国民党统治的覆灭。

总结

【长江电力公用|周末悦读】中国近代金融血泪史

史如明镜知兴替。了解了过去金融史的不堪,作为老百姓我们不难得出这些结论:高息债券存单骗人的居多;所有钞票都会在政权崩溃之时沦为废纸。黄金白银都是硬通货,每个朝代每个国家都认它;楼市房地产百业会随着战争的到来而崩盘;期货现货让胡雪岩荡尽家财,股市让委员长都栽了大跟头,一般人玩他的下场可想而知。

来源:夜雨长安

联系我们

获取最新行情,了解最新资讯,阅读最深度报告,参与最广度互动,一切尽在长江电力及公用事业研究小组!在这里,您的疑惑我们会用心解答,您的建议我们会虚心采纳,长江证券电力及公用事业研究小组愿与您携手!精品原创抑或优质转载,您皆可于文章下方留言,或直接与我们联系:whzhangHCye(微信)

评级说明及声明

重要声明

长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具有证券投资咨询业务资格,经营证券业务许可证编号:10060000。本报告的作者是基于独立、客观、公正和审慎的原则制作本研究报告。本报告的信息均来源于公开资料,本公司对这些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也不保证所包含信息和建议不发生任何变更。本公司已力求报告内容的客观、公正,但文中的观点、结论和建议仅供参考,不包含作者对证券价格涨跌或市场走势的确定性判断。报告中的信息或意见并不构成所述证券的买卖出价或征价,投资者据此做出的任何投资决策与本公司和作者无关。本报告所载的资料、意见及推测仅反映本公司于发布本报告当日的判断,本报告所指的证券或投资标的的价格、价值及投资收入可升可跌,过往表现不应作为日后的表现依据;在不同时期,本公司可发出与本报告所载资料、意见及推测不一致的报告;本公司不保证本报告所含信息保持在最新状态。同时,本公司对本报告所含信息可在不发出通知的情形下做出修改,投资者应当自行关注相应的更新或修改。本公司及作者在自身所知情范围内,与本报告中所评价或推荐的证券不存在法律法规要求披露或采取限制、静默措施的利益冲突。本报告版权仅仅为本公司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翻版、复制和发布。如引用须注明出处为长江证券研究所,且不得对本报告进行有悖原意的引用、删节和修改。刊载或者转发本证券研究报告或者摘要的,应当注明本报告的发布人和发布日期,提示使用证券研究报告的风险。未经授权刊载或者转发本报告的,本公司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免责声明

本订阅号不是长江证券研究所官方订阅平台。相关观点或信息请以“长江研究”订阅号为准。本订阅号仅面向长江证券客户中的专业投资者,根据《证券期货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若您并非长江证券客户中的专业投资者,为保证服务质量、控制投资风险,请勿订阅或转载本订阅号中的信息。长江研究不因任何订阅本公众号的行为而将订阅者视为长江证券的客户。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订阅号接受者应当仔细阅读所附各项声明、信息披露事项及相关风险提示,充分理解报告所含的关键假设条件,并准确理解投资评级含义。在任何情况下,本订阅号中的信息所表述的意见并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订阅人不应单独依靠本订阅号中的信息而取代自身独立的判断,应自主做出投资决策并自行承担全部投资风险。

END

本文链接:http://www.baifenbai.org/gjpd/41317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