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头术”焦点:意大利外科医生和哈医大教授能否修复脊髓?

2017-11-20 22:38:39      来源:互联网

原标题:“换头术”焦点:意大利外科医生和哈医大教授能否修复脊髓?

  意大利神经外科医生塞尔吉·卡纳韦罗(Sergio Canavero)和他的“亲密中国朋友”、哈尔滨医科大学教授任晓平再次因为“换头术”走进公众视野。11月17日,卡纳韦罗在奥地利维也纳举办新闻发布会,宣布世界第一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在一具遗体上“成功实施”,地点正是哈尔滨医科大学。任小平参与指导了这次手术。

在过去几年里,卡纳韦罗和任晓平频频因为“换头术”受到关注。最新一次热议,源自他们宣布将于2018年在中国实施首例活体人类头部移植手术。

然而,围绕“换头术”的核心难点——脊髓修复,卡纳韦罗团队虽宣称已掌握该技术,但始终未提供有说服力的技术细节。

塞尔吉·卡纳韦罗(Sergio Canavero)和哈尔滨医科大学教授任晓平

任晓平这次对《科技日报》表示:“经过长达约18小时的手术,我和团队成功将一具尸体的头与另一具尸体的脊椎、血管及神经接驳。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有关本次头移植相关的数据、过程和结果将在美国学术杂志《SNI(surgical neurology international)》上发表,届时关于手术的全部详细过程都会刊登在上面。”

经查询发现,SNI尚未被SCI收录,没有影响因子数据。

在遗体上的手术,能够证明在活体上的脊髓神经修复和功能再生吗?除了深陷伦理争议之外,卡纳韦罗和任晓平的手术引发了学界在技术上的新一轮质疑。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功能神经外科副主任胡永生专家认为,在遗体上进行的都不能严格称为手术,而是解剖。

任晓平则表示,活体的成功率要做了以后才能知道,临床前设计的方案之后也会不断改进。

不断“点火”和“灭火”的合作者

公开资料显示,卡纳韦罗,医学博士,现年52岁,出生于意大利都灵。他毕业于都灵大学,并在该校医学院担任神经外科医生长达22年。

2015年,由于研究遭遇大量反对,卡纳韦罗离开都灵大学医学院,担任都灵高等神经小组的主任。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并未查询到该机构的网站。

自2013年起,卡纳韦罗频繁接受媒体采访。他自称从1982年开始研究头部移植,并找到了一种名为“GEMINI”的人类头部移植方法。

任晓平,现年56岁,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骨科副主任、手显微外科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任晓平曾实施黑龙江第一例断肢再植手术,1999年,他在美国路易斯维尔大学医学院手显微外科中心参与完成了全球第一例成功的手移植手术。2012年,任晓平从美国回到哈尔滨工作,并在2013年进行了首例小鼠头移植,术后最长存活的达到了一天。

任晓平

2015年,任晓平开始出现在与卡纳韦罗相关的新闻报道中。与言行高调的合作者相反,任晓平在新闻报道里,一直试图替意大利人“灭火”。他反复强调:所谓全球首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并无具体的时间表、地点和人选。他也反感“换头术”的提法,提出“异体头身重建”的概念。

据任晓平回忆,他曾询问卡纳韦罗:“你为什么这么做呢?”而卡纳韦罗的回答是:“这是我的处事哲学。”

2015年9月,卡纳韦罗宣布首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将与任晓平合作,于2017年12月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举行。

不过,任晓平当时接受采访时,表示手术并没有时间表,只是谈了一些临床前合作的远景,并已找到三位手术志愿者。

2016年1月,卡纳韦罗宣称与任晓平合作,为一只猴子实施了头部移植手术。同时,卡纳韦罗宣布计划在2017年底在俄罗斯进行首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将将罹患脊髓肌肉萎缩症的俄罗斯程序员瓦列里· 斯皮里多诺夫(Valery Spiridonov)的头部移植到另一身体。

罹患脊髓肌肉萎缩症的俄罗斯程序员瓦列里· 斯皮里多诺夫(Valery Spiridonov)曾是卡纳韦罗的第一个志愿者

2016年5月,卡纳韦罗再次宣布将于2017年底进行首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不过,志愿者换成了中国人,且地点也移至中国。手术将由中国团队指导操作。

同时,任晓平再次对媒体声明,手术时间和地点都没有确定,这项研究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

2017年5月,卡纳韦罗重申10个月之内,一名中国患者将在哈尔滨接受首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还表示任晓平将在2个月内举行专门的新闻发布会,宣布手术具体日程。

任晓平再次回应:没有具体的时间表、人选和手术地点。

聚乙二醇——卡纳韦罗的神奇“胶水”

中枢神经再生、大脑缺血和免疫排斥是头部移植面临的三大技术挑战。

其中,中枢神经再生是公认的难题。也就是说,如何使头部和移植体的脊髓连接在一起,恢复神经功能。

卡纳韦罗的“秘密胶水”是粘合剂聚乙二醇(PEG)。在动物实验中,PEG被证明可以促使脊髓的神经生长。

此外,卡纳韦罗和任晓平也多次强调“刀工”的重要性:尽可能平整地切割,减少对脊髓神经的损伤。

进行过头部移植的鼠

在2016年1月的猴子头移植实验中,只有猴子的血管成功连接,骨髓神经并未对接成功,猴子脖子以下处于瘫痪状态。出于伦理考虑,团队只让猴子在实验后存活了20小时。

2016月6月,媒体报道称卡纳韦罗团队将一只狗的颈部切断90%,并用PEG进行修复。3天后,狗的四肢出现了轻微动作;3周后,狗开始行走。不过,相关细节并未公开。

2017年6月,任晓平和卡纳韦罗在《CNS神经科学和治疗学》杂志上发表论文称,团队利用PEG实现了大鼠脊髓的切断和修复,大鼠在术后至少存活了4周。

学界的质疑

卡纳韦罗和任晓平宣称掌握的脊髓修复技术,尚未提供充足证据说服医学界。

世界神经外科联合会(WFNS)声明道:“施行头颅移植的技术具有一定可能性,但目前,只能在人体头颈必需的脑血管吻合基础上建立脑血液循环,脊髓横断后,头与身体不能建立神经联系。在实现脊髓离断后的神经再生之前,头颅移植在伦理上不可接受,也在科学上没有意义。”

世界神经外科联合会(WFNS)的声明

美国神经外科医师协会会长亨特·巴赫尔(Hunt Batjer)说道:“气管、脊柱、主要静脉和动脉确实可以连接上,但是脊髓连接是一个大问题。即使病人能在手术中存活下来,结果也只能是无法移动或者呼吸。”

俄罗斯卫生部派驻下诺夫哥罗德州的首席移植医师扎盖诺夫认为,迄今世界上没有人能在颈部成功接通不同人的脊髓。要想换头并让头指挥新的身体,就必须在修复脊髓损伤方面取得重大突破,否则换了也白搭,仍是瘫痪。

除了脊髓修复之外,头部移植的另两大技术挑战:免疫排斥和大脑缺血,也并不明朗。卡纳韦罗在猴子换头手术中,将猴头冷却至15摄氏度,人类头颅能否适应该温度?而应对术后免疫排异反应的药物剂量,也很可能对患者造成威胁。

而考虑到“换头”可能造成的伦理危机,更有不少专家从逻辑上质疑:如果卡纳韦罗和任晓平真的掌握了脊髓修复技术,为何不先用来造福瘫痪病人呢?

本文链接:http://www.baifenbai.org/gjpd/4126781.html